日本新華僑報網5月5日文章 原題:中俄美日將展開新一輪“博弈”? 四月底,中國國防部新聞事務局透露:中俄海軍將於5月下旬在東海海空域舉行“海上聯合-2014”聯合軍事演習,旨在深化兩軍務實合作,提高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能力。日本防衛省官員隨即宣佈,自衛隊將於5月中旬舉行重新占領離島的軍事演習。如此,中俄美日將展開新一輪“博弈”?
  種種跡象顯示,中日關係仍未轉圜。安倍雖多次強調重視中日關係。4月28日,安倍在聽取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訪華後的彙報時表示,“今後仍將繼續為日中關係的改善而努力”,併在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訪華前,指示他向中方表達“希望回歸日中戰略互惠關係的意思”。但是,由於安倍對釣魚島主權歸屬卻罔顧事實,在歷史問題上仍堅持錯誤立場,令中國政府和人民對其已失去最基本的信任。汪洋副總理近日在會見河野洋平時明確表示,安倍不可信。美俄在克裡米亞問題上的尖銳對立,亦眾所周知。
  另一方面,若認為中俄美日將展開新一輪“博弈”,我認為未免有失偏頗。值得註意的是,雖然中方宣佈將進行中俄聯合軍演,時機選擇在奧巴馬訪日並作出釣魚島適用日美安保條約的表態之後,明顯具有“針鋒相對”的含義,但同時我們也應註意到,中國將首次派遣“和平方舟”號醫院船及一艘補給船、一艘護衛艦、一艘驅逐艦,與包括日本在內的22國一起,參加6月26日至8月1日美國主導的兩年一次“環太平洋”軍演。如此,至少從形式上判斷,認為中俄聯手向美日施壓的說法,是不客觀的。
  必須看到,不能將奧巴馬“力挺”日本的言論解讀為支持日本挑事。事實上,奧巴馬那麼說,主要有兩方面主要原因。第一是出於美國“穩定東海局勢”的再平衡戰略考量,反對中國“以力量改變現狀”。實際上,無論是去年6月13日奧巴馬在習奧會後和安倍通話,對安倍強調“確保東海穩定和尋求對話的重要性”,還是7月25日副總統拜登和安倍在新加坡會談,強調“當事各國都應採取必要措施,緩和緊張局勢”,均出於這一考量。第二是安撫日本。值得註意的是,近期安倍政權成員對美國道不滿已溢於言表。如日本首相輔佐官衛藤晟一抱怨,“美國為何如此不在乎作為盟國的日本?”自民黨總裁特別助理萩生田光一表示,“共和黨執政時,美國從未這樣指責過日本”,甚至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也強調“美國不可能完全幫日本”。這些言論會否令奧巴馬對日本的“脫美”傾向產生擔憂,並影響美國在盟國中的威望,毋庸贅言。
  必須強調,美國對釣魚島問題的立場是明確的,並不自相矛盾,儘管這種立場多次遭到中方批評,即:對釣魚島主權歸屬不持立場;中日若圍繞釣魚島發生武力衝突,不會中立;但是,中日若果真發生武力衝突,則意味美國外交政策失敗。這一政策並未因奧巴馬訪日而有絲毫改變。奧巴馬的表態,僅是老調重彈。
  早在2005年,小泉內閣的智囊就在一份報告中提出,應盡可能減輕對美國的依賴。但是,正如當時外務省事務次官東祥三所言:“僅依靠自衛隊力量,根本無法承擔防衛先島諸島的防衛任務。”因此,當時日本未敢有任何“脫美”表述。今天不僅已然出現上述“脫美”言論,而且日本在去年的防衛白皮書中首次明確提出了“獨立強軍”路線,奧巴馬豈能再不表態?
  中俄全面戰略協作關係的加強,日美必然忌憚。就日本而言,由於處在中俄兩個與之既有歷史積怨、又有領土爭端的大國之間,如何避免中俄聯手對其進行夾擊,是其始終關註的課題。就美國而言,若中俄聯手,則美國將在冷戰後首次同時面對兩個強大對手,顯然力不從心,何況形成中俄美日兩兩對抗的格局,並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,至少不符合中方利益。
  (原標題:馮瑋:中俄美日將展開新一輪“博弈”�
創作者介紹

時尚傢俱

lc41lcin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